围棋档案  
棋手名录
围棋知识
围棋文化
围棋资料
围棋故事
  围棋档案  
马路千人围棋段位赛(赵子儒口述、原一烟整理)

2008-8-1 13:49:54 来源:

  口述 赵子儒    整理 原一烟
 
 
     十五年前,长安路两侧,尽是些破烂低矮的平房,一眼望去很少有象样的高大建筑。我们创办的全国第一家民办棋院“西安棋院”的前身——西安棋类活动中心,就落坐在八里村路段临街的一个院子里。
 
 
      80年代,中日围棋擂台赛影响遍及全国,聂卫平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人物,掀起了全国性的围棋热潮。1986年和1987年,好象是第三届、第四擂台赛的同时,我们连续两年举办了全省性的围棋段位赛,参赛人数都达到了千人以上。其时、其情、其景,至今让人难以忘怀。
 
 
      尤其86年的段位赛,参赛人数达到1500人。有的人定了级又定段,打了初段又打2段,有的竟连续参加了4个阶段的比赛,所以参赛人次多达两三千。人太多,比赛只能分组进行。32人一组,分了好几十个小组,然后再分成分日场、晚场,从7月初,一直赛到8月下旬。赛程长达50余天。赛间,为了给棋友们解渴,我们用汽车拉汽水,一瓶卖两角五分,就这还供不应求。
 
 
      西安棋类活动中心场地很小,室内室外加起来也就100来个平方。水泥条桌、水泥条凳,然后就是木板钉了四个腿的小桌,从院门口一直摆到院内的露天旱厕门口,尽管臭气熏天,也没人理会。棋具就更简单了,自制的纸棋盘加上大小不一的玻璃子(多数人还须自带棋盘棋子)。现在想起来,当时的条件实在太艰苦了。但只要有棋下,大家都不在乎什么条件。
 
    
      人多场地小,中心门口的人行道自然就成了天然赛场。当时,八里村路段的人行道还是土路,但很宽。马路至中心门口足有20余米,摆上几十盘甚至上百盘棋,黑压压一片,那真叫壮观。路上的行人不时地被吸引过来,站着的、蹲着的、坐着的、推着自行车的,看得聚精会神,那种气氛让你心里热烘烘的。
 
 
      记忆中,有这么几件事极为感人。西安的夏天雨水多。有一天,突然下起了大雨,赛场是一个搭建的简易棚子,外边大下,里面小下,地面一片泥泞。这个场次有280多人参赛,居然没有一个人退场。
 
 
      比赛开始时,有一个棋友反映他的对手未到,名字叫黄金鲁。我就对他解释说:这是位50多岁的老同志,家住东郊纺织城,路远,可能晚到一会。放心吧,他肯定会来的。
 
 
      一个多小时过去了,黄金鲁还是没到。雨越下越大,我估计他来不了了,只好判对方胜。谁知过了一会,黄金鲁胳膊上缠着绷带,推着自行车,一身泥水的闯了进来。原来,黄金鲁途中掉进了一个水坑,胳膊摔伤了,于是就近到第四军医大学简单包扎了一下,就冒着大雨赶来了。我看着黄老不战而胜的对手,不知怎么说为好。黄老的对手毫不犹豫地立即表态:“我是来下棋的,刚才的成绩就不算了。”我去成绩栏修改成绩的时候,心里真为这样的棋友感到骄傲。这可是段位赛呀,一盘胜负就有可能影响到他能否升段。结果,这位棋友输了。
 
 
      那时,各单位都很支持围棋活动。棋友大多是单位派来参赛的, 因白天工作来不了的棋友,就只能晚上来了。恍惚的路灯下赛棋,也是一种享受,有一种消夏纳凉的惬意,至少不象白天那么炎热。寿顺娣(中心管理人员)在路灯下发现一位怀抱婴儿,一手拿奶瓶,一手下棋的棋友。怀里的婴儿大概也就有七八个月,歪着头斜着身子,在棋迷爸爸的臂弯里睡着了。出于母性的本能,寿顺娣从棋友怀里要过婴儿,还没抱好,婴儿就大声哭闹起来,惹得棋友们都停下手里的棋,转过头来,看着寿顺娣和他手里的孩子。已是两个孩子妈妈的寿顺娣,拿小家伙毫无办法,怎么也哄不住。棋迷爸爸连忙接过孩子,一脸愧疚地向棋友们一边道歉一边解释,说:孩子的妈妈晚上值夜班,家里没人看孩子,所以只好把孩子抱来了!棋迷爸爸的解释换来了一片谅解和赞许之声。
 
 
      陕西省的段位管理在93年以前极为严格。参加定段赛者必须持有一级证书,也就是说必须先参加级位赛并取得一定的成绩,才能具有定段的资格。有一个从安康地区远道而来得棋友,好不容易才拿到了一级证书,可在定段赛中却因只差一盘棋而没有定上业余初段。他把我拉到一边,悄悄地说:“我是请假来参加段位赛的,单位只给了这么几天时间,我实在没办法参加下一阶段的比赛了。出来的时候我和单位吹了牛,保证能打上初段。单位领导说,你要能打上初段,不但给你算全勤,还给你报销到西安的往返车票。你看,能不能……”。
 
 
      在规章和这位特殊的棋友面前,我不知怎么表态为好。这位安康棋友看我不松口,立刻就急了,拉着我的手不放:“裁判长,我求求你了!算不算全勤,给不给报路费,都没关系。拿不到初段,回到单位我这张脸可往哪儿放呀!”当时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稀里糊涂就给他把段位证给办了。
 
 
      顺便说一下,当时还没有全国统一的段位和级位证书,陕西的段位证书都是我们自己制作的。段位证是红色的,级位证是蓝色的。
 
 
      还有一件事,想起来就想笑。那时,围棋刚普及不久,很多棋友连基本规则都不熟悉。有一天,两位这样的棋友碰到了一起,暂且叫棋友甲、棋友乙吧。俩人的水平大概还在吃子阶段,所以,一开始黑白子就你追我赶的缠在了一起。棋友乙没看清“气”,就急着要吃对方的大龙,落下子后才发现自撞了一口气,于是要把那个子再拿回去。棋友甲立即制止了棋友乙,说“你别拿,我保证不吃你不就行了吗!”棋友乙觉得有道理,于是俩人你一子我一手的又下开了。到快终局时,棋友甲落下一子,把棋友乙的那条大龙给吃了。棋友乙立刻大怒,不依不饶的拉着棋友甲,非要到裁判哪儿去评理。裁判听完双方的叙述哭笑不得,于是把竞赛规责拿出来给两位讲解。谁知棋友乙竟然是个“秀才”,把伦理道德和规则扯到了一起,最后结果是棋友甲胜了棋,棋友乙赢了“理”。
 
 
       回想起86、87年的段位赛,有趣的故事还很多。无论是悲凉的,还是喜剧的,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,那就是“热”——围棋的火热,火热的围棋——只有那个年代才能发生的围棋故事。

 
  友情链接  
不锈钢水箱 56网围棋 黑龙江围棋网 网易棋牌 中国围棋网 汪见虹围棋 围棋报 围棋学研网 围棋学研网 人民网棋牌 新浪棋牌 搜狐棋牌 中华网棋牌 Tom围棋  
网站首页 | 关于协会 | 新闻中心 | 围棋档案  | 棋谱库 | 网络课堂 | 会员专区 | 围棋江湖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(C)户县围棋协会网
技术支持:无忧互联